宜春令

风月误我平生

小巍淸减了

几度清梦到罗浮。
做的第二个十褶以上的荷包,还是有点不满意,囊口过于厚实导致褶子上宽下窄,可能也和这种皱纹布质地有关,下次试试普通的平纹棉加衬应该会好吧。
按香谱的方子配了梅花衣香的香料,药包闻起来平平无奇,但捣碎丁香的一瞬间变成了馥郁的梅花香,只是多了苦辛和凉。搁了一夜味道变得温润很多,就更接近梅花的清幽了。

【手作】蔻梢


去年冬天再试口金,小房子一样的包型,夹棉料子,绵绵密密的温暖感,用来盛装糖果刚刚好。料子是16岁那年一件褙子下摆裁下的余料,初次见那个人穿的便是这一件,可当我把这个口金包给他看时,他已经不记得了。当年粉衣裳绿裙子当真以为自己是杜丽娘,回首再看时,当真不过一场春梦罢了。

【手作】莺时


去年冬天试手。荷包做到第五个,才算有点模样。布是斜纹棉,本身就细密,袼褙用厚了。下次用毛边纸打袼褙试试,就是不好洗。

【手作】缃裁


也是去年冬天,口金包试手。软和的泡泡棉,花纹倒颇有几分唐风。破布街淘来,不到五十厘米,只够做点小玩意。可惜那个小巷子去年拆迁,再没机会感受淘布那种出其不意的惊喜了。

【手作】红莓


去年冬日的万花囊试手,难倒是不难,就是工程量比预想的大,颇费了几天缝纫功夫。草莓巧克力的配色,有种香甜得想要咬一口的感觉。布的颜色出乎意料的搭。

【手作】流蓝

暑假时的练手,后赠予绯园画姬,答赠画之情。配她几枚小章,看来也颇觉可爱。萍水相逢,意料之外的惊喜。

临江仙

夜幕沉沉垂下来,一钩上弦月在天边逐渐显出影子。

白天的暑热被夜风一吹,逐渐消散了去。田垄里静悄悄的,才割过的麦茬如同男人头上的青皮,在夜幕下显出些空旷的意思来。处暑还没到,房里终究是嫌闷热了些。故而远处的村庄里,只有零星几扇窗户透出光亮,更多的是房前屋后星星点点的火光,三五成群明明灭灭的,那是男人们的旱烟袋。浓重的乡音细细碎碎飘进风里,有那么一两个嗓门大的,在山脉间漾出淡淡的回响。女人大多坐在井边,借着天光最后的余亮搓洗着一家人的衣裳,额角细细的汗珠滑下来,砸在水盆里,连一个水花都没溅起来,便融进那一盆衣物中了。

这本该是如常一样平静的一个夜。

村后小树林外有一片湖,湖水明镜也似。白日里...

© 宜春令 | Powered by LOFTER